热搜: 明星企业家现身说法:与其 狂砸55.8亿美元 又一中国企
 
当前位置: 主页 > 视频 > » 正文

喜马拉雅FM联席CEO余建军:只有第一名最安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0-19 10:08  浏览次数:

636003260938459284

“创业达人”是喜马拉雅FM联席CEO余建军身上最常被提及的一个标签。跟那个年代大学毕业生的普遍从业路径不太一样的是,从西安交大毕业后,余建军从未进入一家公司打过工,而是一直行走在创业的道路上。

网络音频行业经过了几年的快速发展终于站到了资本的风口,这也让毕业就开始创业至今的余建军再次站上人生巅峰。

再创业“押对宝”

进入互联网音频行业之前,创业屡获成功的余建军曾“倒在”一个叫“那里世界”的实景城市创业项目上,经过这次挫折,筹划再次创业的他将目光瞄上了当时尚不受市场重视的网络音频行业。

余建军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在选择网络音频行业重新创业之前,自己与合伙人(现任喜马拉雅联席CEO陈小雨)也考虑过其他产品。比如做个人培训系统、演唱会现场直播系统等,甚至将产品做出来自己体验了一番。最后,这些想法都因为可能太过小众而被否决了。

对于为什么会瞄上音频行业,余建军和陈小雨解释道,“一是因为觉得音频被低估,虽然文字很方便、视频很生动,但问题是它们不够方便,你在走路、做家务时都没办法看东西,但是可以听;另一个原因是当时智能手机呈现出爆发式增长,人手一部智能手机的世界即将到来。”

余建军认为,目前网络音频行业中不少企业都在融资筹划上市,这说明了资本市场对网络音频行业的认可,而该行业之所以有如此魅力,跟它能够自建内容有关。

“很多人喜欢将网络音频行业与网络视频行业对比,但事实上,网络视频行业由于难于掌控内容,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成本在内容版权上,而网络音频行业从一开始就注重自建内容,加上网络音频内容制作成本较低,盈利也更容易实现。”余建军表示。目前音频行业横向对比来看,网络音频行业相比音乐行业还很小,但余建军认为,网络音频行业的崛起才刚开始,未来3~5年不仅会出现上市公司,盈利也会很快实现。

人有两个最基本获取信息的渠道——眼睛和耳朵,过去由于种种原因,单纯听的方式只在一些特定领域或人群中被重视,广播更是一度被视为旧时代的传播方式。传统广播的内容很难满足年轻人的需求,继续收听广播的大多数是老年人以及有车一族。

但听是根植于每个人的普遍需求,基于听的产业必然会有其相应的市场。“很多人不愿意听广播主要有两种原因,一个是内容不够丰富,无法满足需求;第二个是单向传播,听众无法自己决定听什么。而随着智能手机普及,网络音频借助于硬件以及自建内容解决了这一问题,目前喜马拉雅80%的内容都是原创的。”余建军对《第一财经日报》说,“真正能撬动这个行业高速发展的主要还是依赖于大量优质音频内容的产生。”

当下的网络音频平台通过UGC(用户生产内容)、PGC(专业生产内容)以及两者结合的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的形式,丰富了音频内容产业,让用户能够随时随地获取自己想要的音频内容,解决了用户在做饭、休息、坐车等闲暇时间、不想使用眼睛的场景下获取信息不便的痛点。

余建军称,喜马拉雅FM 2013年3月手机客户端上线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手机用户规模突破了2亿。此外,蜻蜓FM、考拉FM等网络音频平台也纷纷宣称用户规模破亿。

网络音频产业正在崛起,“创业达人”余建军这一次是押对宝了。

“只有第一名最安全”

网络视频行业发展已经十一年之久,多年来不少网络视频企业一度持续亏损,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对内容过度依赖传统电视、影视公司等,导致内容成本居高不下。而网络音频行业的低成本自创内容,很可能让网络音频行业免于陷入网络视频行业曾经的困境。

“由于传统广播的内容越来越老化,并不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加上音频内容制作成本低廉,网络音频行业可以轻而易举打破传统广播的内容壁垒,自建内容生产机制,将内容掌控在自己手中。”余建军说。

事实上,随着一些网络音频公司大力拓展内容资源,已经在很多方面将传统广播甩在身后,并逐步形成自己的内容壁垒。

以喜马拉雅FM为例,截至2015年12月,喜马拉雅fm音频总量已超过1500万条,单日累计播放次数超过5000万次。据余建军介绍,喜马拉雅FM去年6月份与拥有1000万部作品的全球最大中文阅读平台腾讯阅文集团达成了排他性合作,获得垄断性版权壁垒;此外,喜马拉雅FM还与一些一线图书公司、热门节目等签订合作,大部分是独家战略合作,目前平台内共有350万名主播,其中包括6万名认证主播,6000多位有声自媒体大咖,覆盖财经、音乐、新闻等领域。“这些内容资源对新进入者来说,已经形成较高的行业壁垒。”

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在开始布局音频行业。余建军表示,由于自己有内容优势,并不惧怕和这些互联网巨头竞争。“事实上,我们这个行业是个苦活累活,是劳动密集型以及智力密集型行业,我们开发了很多后台系统,建立了庞大的研究团队,这些都是很重的投入,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建立起来的”余建军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可以说,这两年是网络音频行业竞争最激烈的时期,各家电台为了获得更多用户、超越竞争对手、做到行业第一的位置用尽浑身解数。

易观智库发布的《2016年4月移动APP排行榜TOP500》显示,喜马拉雅FM(83名)与蜻蜓FM(120名)成为进入前200名的移动电台代表,处于该行业第一梯队,用户渗透率遥遥领先其他电台应用;而后期挤入该行业的音频应用则排名比较靠后,且抢食难度更大。

对于行业是否会发生整合,余建军认为,互联网每个领域都会发生整合,随着时间推移,网络音频行业的整合早晚会发生。“只是整合的主体是谁,现在还不好说,但趋势只有一个,互联网每个领域都是赢家通吃的局面,这也是近期行业竞争加剧的原因。”

下一步,包括喜马拉雅FM在内的网络音频公司正打算积极借助资本力量融资,甚至实现IPO。虽然去年下半年开始资本愈发谨慎起来,但余建军对公司融资乃至上市的计划并不担忧。“喜马拉雅FM刚拆除VIE,目前在做C轮融资,我们的市场没有任何寒冬,想投我们的有几十家,三四倍于我们融资的规模。在资本泡沫的时候,什么项目都能拿到钱;在资本理性的时候,对于行业第一名来说不用担心融资问题,第一名是最安全的,是赢家通吃的局面。”余建军反复强调道。

不过,余建军也坦言,资本对于网络音频行业的态度目前呈现两极分化:一些投资人如果本身是网络音频用户,他们会非常认同这个行业;另一些不太了解网络音频行业的投资人,则容易片面地把网络音频跟网络视频行业对比,认为亏损的可能性很大。

对于行业何时实现盈利,余建军并不担心。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喜马拉雅FM自从推出广告系统,每月广告收入都达到千万级别,且同比增幅超过100%。除了广告之外,网络音频行业还引入了粉丝经济,通过粉丝给主播打赏等形式扩展营收,此外还有内容付费等盈利模式。

虽然网络音频行业的竞争还在继续,实现盈利也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余建军相信亏损时间不会太长,“网络音频行业的宽带、版权成本都很低,要实现盈利并不难,当前是需要把整个产业生态做大做强,而不是急于盈利。”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 行情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